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易容强奸广末凉子
易容强奸广末凉子

易容强奸广末凉子

为了保护广未凉子,酒馆这次做的准备也还真充足。三小时前就整理出一整楼房间,所以广未凉子不可能被打扰到,二十四名保全人员外加十名侍者(她的护花使者还真不少)而且不论是谁都须经过严密的检查。要不是我一个月前就在此打工,我也不可能就如此轻易的易容成十名特选侍者的其中之一而不露出丝毫蛛丝马迹。走着走着,突然被保全人员堵住。

  「你要去哪里?」一名保全问到「没有经理的指示,谁也不能上到顶层去!」「没问题,我一会就请经理来证实我要上去是经过批准的。」我答道。并回身就走,好像我并不是为了私人理由而想上去的。

  过不了多久,一名肥胖的男子和那侍女走到把守的地方,出示了他的证件。

  原来这肥猪就是酒店的经理。只见他对那几名保安骂到∶「妈的,你们这群猪,老子我配一名侍女去替广未凉子小姐拿换下的衣服去洗你们居然堵她?你们吃饱没事干,欠骂ㄚ?」说完便领着那名侍女上楼去了。

  边走进电梯我边想,要见到广未凉子还真不容易。不这样闹一下,那两名保全肯定会把我堵下来。想着想着便到了顶楼,走向广未凉子住的总统套房,停下,敲了数下门。

  过了不久,广未凉子小姐打开了门,只见经理和那名侍女走了进去。经理对侍女说∶

  「把小姐要换洗的衣服放到篮子中,拿到公关经理室去,等一下我会把那些衣服送去乾洗店。」说完便转身对广未凉子以日文说到∶「实在是对不起,广未小姐,因为要通过保安的检查,所以上来的速度慢了点,请你千万要包含。」广未凉子甩了甩手,表示不在意。而经理也面露喜色的对侍女说到∶「还不把衣服拿下去,还在这里站什麽?」

  只见那侍女不甘情愿的抱着篮子,离开了房间。而经理也监视着她直到她进了电梯,便回头又走进了广未凉子的房间,并坐在一张沙发上,与广未凉子谈了起来。

  「广未凉子小姐,昨晚睡的还安稳吗?我听说今天早上广未小姐打了个电话去取消访港的念头并预定在今天下午赶回东京,是否真有此事?」广未凉子并没有回答,不过从她的眼神看来,此事假不了。经理便接着说到∶

  「是因为本酒店照顾不周吗?还是因为别的事情?」安静许久後,广未凉子突然掏嚎大哭起来并对那经理叫道∶「你出去,快出去!我不要见到任何人。呜~~~快走!」她说完便倒在床上,用枕头把她那梨花带雨的脸蒙了起来。

  良久,那经理听她哭声稍歇时,便站了起来,走近她,对她说道∶「你果然失身了!」说完後便把他的手缩进体内,接着便是一阵纸板与保力龙板的碎裂声。一个身材高挑的男孩便从裂开的经理的腹内钻出来。

  啊,多麽新鲜的空气ㄚ!我还以为我会待多久呢,原来才不过半个小时而已。

  我二话不说,走近吓到的广未凉子就轰一拳在她的小腹上。那一拳劲道十足,只见广未凉子痛的起不了身,倒抽冷气,使我觉得不大对劲,好像有人打过她。

  我用力掀开她的上衣一看,原来上位先生也是一拳轰在她的肚子上,而那拳的威力不在我之下(想必是午夜的杰作。因为蒙面下的女子能在半天内恢复的是一个也没有。)。我顺势脱下她的上衣,将她推到在床上,便扑了上去,用她的上衣把她绑在床头。我一边强吻她的香唇,一边以我的空空妙手退去她的奶罩。现在的凉子,正躺在我的身下,不停的挣扎着,她的上半身也因为挣扎而抖动,而她的胸脯更是因为被我压的喘不过气而上下起伏着。这一切我看在眼里不由得相信一本书上所说的*女人的挣扎是为了扩大她与男体的触点,她越是挣扎,越能扩大点,线,面的接触*. 我不顾她的反抗,低下身去舔咬着她那初为女人的乳房,只觉得她的身子一震,反抗之力也渐渐地弱了,因此我更是变本加厉的挑逗她的胴体。我一边吸允着她的香舌,一边用我的双手轻轻的揉着她的乳房,一会儿後更以我的牙齿轻咬她的耳垂,乳尖,使她不断的呻吟着。突然我退去她下身的衣物,便开始抚摸她的菊轮,不出我所料,凉子是个以後庭为主性感带的女体,而她的身体亦是的身体属於敏感型的。这项惊奇的发现使我更加兴奋,疯狂,我突然如失去理智一般,用我的舌头去品尝她的菊花,我的舌头随着菊花的形状而不停的画圆,使得凉子的阴唇慢慢的湿润起来,而凉子也被那奇妙的感觉推向一波波的高潮。

  突然我停止了一切的动作,坐起身子後便开始退去我那一身紧身衣,令一方面我也把凉子手上的衣物,自床头解开。在她还没有了解发生何事时,我又开始第二波挑逗,我以舌头轻轻的点啜着她的腋下,用我的大炮插入她那夹紧的双腿间,不停地在她的峡谷上摩擦着,她也因此而开始大声的喘气。我的双手也不甘示弱的抚摸着她那一对玉峰,旋转着玉峰上的两粒小嫩肉,随着我的爱抚,她的胸脯也慢慢的涨大,变硬,但也更富有弹性。她的阴唇在我的肉棒的摩擦下亦是大发洪水,湿润了周围的床单。这时,我把她的身子翻了过去,使我面对她的背部,用我的手沾了些淫水,轻轻的抹在她的身上,屁股,两腿间,之後更是用我的肉棒去沾些淫水,抹在她的菊花上。当一切就绪时,我便分开她夹紧的双腿,跪在她的阴户前,抱起她娇小的身子,那时我感觉的到她在抽泣着,但是我不顾一切的把我的肉棒死命的送入她的体内,随着她身体的震动是她那梨花带雨的大声哭泣,而我却因为强烈的快感而不停的抽送着。就算她已被人施暴过,她那紧缩的阴道还是不输给一些处女,而我也更加兴份的奸着哭泣的她,每一下抽插均是全力施为,直达她那柔软的子宫颈。我的双手也边搂抱,一边抚摸着她的双乳。

  不久,她的哭声渐微,取代哭声的是她因高潮而克制不住的娇喘,她的腰也渐渐的开始配合我的抽插而扭动。没过多久,她的子宫壁也开始不停的收缩,而我在那不停的挤压下达到了高潮,射出了我酝酿已久的精子,而她也在我的冲击下达到了高潮。激烈的射精并未使我的肉棒软弱下去,於是我便转移阵地,向那一轮菊花迈进。我以沾满了精水与分泌物的肉棒,在她的的菊花上不停的画圆,突刺。

  当我把肉棒摆在那菊花的中心时,她像是回神过来般,死命的阻止,哀求着,但是那都已经太迟了。随着我的兽欲,我用力的把再度涨大的肉棒插入那美丽的菊花,只见菊花上的皱纹随着我的抽插而消失。她的身子也以大幅度的方式扭曲着,伴着她的扭曲是那惨绝人寰的悲鸣。她的後庭之紧,更胜於前面,我每一次抽出都觉得我的肉棒像是要被别人拔下似的。由於她的後穴渐渐的乾涩起来,我不得不把我那话儿抽出,再插入前面的穴中。如此的前後交插,使凉子娇喘连连,而扭动她的腰来配合我的行动。在我的双重轰炸下,凉子再度达到高潮,而我也在那两种不同的享受之下,将我的第二发子弹射进她的肠子中。

  在做完之後,我在那大的吓人的按摩浴缸中放了水,抱起她的身子,一起走向浴室。在按摩浴缸中,我还是不停的抚摸着她的肌肤,亲吻着她的香唇,脸颊和耳垂,企图得到她的谅解,她像是原谅我一般的看着我,回应着我的爱抚。

  沐浴完後我便又把她横着抱起,她像是洒娇一样的依畏在我的怀里。我擦拭着她的胴体,轻轻的把她放在床上,深深的吻了她的额头後便穿上我那一袭紧身衣,离开了房间。而她像是舍不得我一般,注视着我的离去。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