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cms:load head_news.html}

最新资讯

老婆让我同事干

老婆让我同事干 早晨起床,我问老婆想不想和我同事干,老婆说,想,我说那你叫他过来干,他两在发信息,我说叫他吃药,她说那你去哪里,我说我去朋友家呆会,朋友家,就在旁边,走路几分钟,你就说我去市里朋友那里办事,要会才回来,她说好,那你出去,然后我起床出去了,一会老婆发信息说,我同事来了,我说哦,然后..

骚女同事红霞

骚女同事红霞 「还有半个月就要去大学报道了……」坐在办公室沙发的年轻人似乎在叹息。  他叫楚天翔,20岁,今年复读一年考上了沿海城市的某所二本大学,现在在原来的复读补习机构打工兼职赚零花钱。  「后勤组长,叹什么气呀?」补习中心的负责人柳红霞笑眯眯的问道,柳红霞今年快30了,但是到现在都没有结婚..

一辈子的情债

一辈子的情债 我和薇相识已经有十年了,那时候我才25岁,事业上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   我当时任支行的信息科长,手里有点小权,而且自己也掌握着单位一笔为数不小的「小金库」,上上下下打点得都十分到位。   工作上当然没说的,我是属于那种十分敬业的人。人品嘛也没说的,喜欢交朋好友的我拥有自认为还算是..